赤糖麻薯

BG&BL杂食|不胖就是减肥

文风九宫格大挑战(Bleach|CP:乌织)

1、自己惯有文风:



“呐,大家有没有吃过这款新口味的曲奇啊,尝一下吧,免费的哟。”
“熊本君”站在摆放着各色曲奇的摊位前,向过往的行人挥手。“熊本君”憨态可掬,也吸引了不少带着孩子前来试吃曲奇饼干。不过,有几个淘气的小男孩却一把将摊位上好几盒饼干都抢走了,这让“熊本君”一时手足无措。
“这可怎么办,好像会被经理骂的呢……”“熊本君”陷入了深深的自责,居然蹲在了地上画圈圈。
“啊,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。”一位年轻的男性缓缓走向“熊本君”,大概是最近降温的缘故,他的脸色看上去相当苍白。
听到声音的“熊本君”火速窜了起来,发出大叫:“啊啊啊啊,乌乌乌乌乌乌乌乌……”
哎呀,至于吗。来人叹了口气,有点无奈的看着手舞足蹈的大黑熊布偶。

在此起彼伏的“那边的熊本君好像在哭……”、“难道又是空座町商店街促销的新招?”、“嗯,要么过去看看”、“围观一下也不会掉块肉的嗯”、“诶诶带人你怎么拿了那么多饼干啊”人声中,熊本君渐渐恢复了平静。
“话说,乌尔君,为什么会在这里呀,我我我我以为……”她可不敢说她亲眼看到他化作尘埃了……
“说真的我也有点意外,就是你们人类口中的那种意外。”年轻男子一本正经的帽衫的口袋中掏出几张彩页来。那是电影《火星救援》的宣传单,大概是商店街附近影院分发的吧。
“啊??”“熊本君”完全懵了。
“好像就是这样。”
完蛋了,她知道个鬼啊。这样是哪样咧!
“啊,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片陌生的土地,就像这上面写的那样,”他顿了顿,看她着急的模样真是太.有.趣.了。
“哈哈哈,乌尔君星际穿越了呢!快告诉我,你是不是坐着飞碟回来的啊?”
“呃……想听秘密的话,把耳朵凑过来。”

“熊本君”换了晃脑袋,努力的移向对面的男人。可惜布偶的头部实在太大了,很难办到贴着对方的听耳语这样高难度的事情。所以,站在布偶外头的人干脆把布偶脑袋给取了下来。

还来不及害羞,她倒是一把扯起他的领口,这让年轻的男性颇感意外。
“呜呜呜呜,太可恶了,乌尔君太可恶了……”
令他更意外的是,女孩脸上的泪水,横七竖八的。以及,那摊位上仅剩的曲奇饼干,有着圆圆的眼圈。





2、黑暗文风:


他苏醒了,天空暗沉沉的,和虚圈的并无不同。
他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,只觉得每迈一步都好虚浮无力,整个人似飘起来了一般。渐渐的下起雨来,淅淅沥沥的,打进他的领口,温热热,粘腻腻,顺着脖子流淌,划过他的胸口,就好像——

好像人血。
他摸了一把脖颈,倒并无异常。这奇怪的雨,越下越大了。
行路人多了起来,三三两两的,行色匆匆,人手一把黑色的伞,步履沉重,大概这些伞有千斤重。就要和这几人打上照面了,有个人把伞撑的好低,整张脸都躲在伞下,且停下脚步等着他走过来,开口问他。

——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?
——我不知道。
——那你为什么要走呢?
——我去哪里,本来就是无意义的事。
此刻,他忽然停下来看打伞人的面孔。奇异的熟悉感,无比强烈。
伞柄下的手探向他的胸口,一边轻叹道:你不是“无心”的吗?
那只手猛然用力,使得他一时难以呼吸,倒向地面的那刻,他确信看清伞下人的模样了。



3、kuso:



“啊啊啊好紧张,乌尔君,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啊?”
织姬一边吃着甜甜圈,一边催促乌尔奇奥拉将之前的遭遇统统告诉她。
“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,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。”乌尔奇奥拉面无表情的伸出手指,在脸颊边比了个剪刀手。
“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,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,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、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!”
“……乌尔奇奥拉先生。”织姬此时觉得乌尔奇奥拉有点反常。嗯,不过偶尔OOC好像也蛮好玩。
“……井上织姬,我们是穿梭在银河的熊本队!JUMP的明天在等着我们! ”
“你能看到我的影像,那是虚幻的,真实的我正在多维空间进行跳跃。”
“虚幻的乌尔君也能摘下我这个布偶的脑袋?”
“啊,这个不重要,同人文里一切皆有可能。”
“唉,是超级烂的同人文吧。”
“讲真,我想说当初在伞下看到的——就是你之前打扮的、那个蠢笨的模样。”



4、翻译腔:

真是见鬼!我亲爱的织姬身边那个面色苍白的男人是谁?
千鹤揪着几个抢饼干的小男孩儿的衣领,正打算狠狠教训一顿时,发现了站在织姬一旁的乌尔奇奥拉。在这十七年生涯中,她居然不认识这个男人!
这年头,总有些心怀不轨的男人,像苍蝇一样围在年轻可爱的姑娘身边,这一点她再清楚不过了。

“嘿,你这家伙在打什么坏主意呢!”千鹤飞速冲到他的面前,一把抱住织姬的肩膀。
“看在上帝的份上,千鹤,这位先生并无恶意。”织姬向千鹤摊了摊手。
“我刚才的举动看起来像那么一回事儿吗?”乌尔奇奥拉耸耸肩。
“要是他对你有什么坏想法,我一定会打断他的腿的。”千鹤再一次紧紧的搂住了织姬:“我用十包辣条发誓,我会这么做!”




5、少女或小清新(本人选择少女)


“这是我的同学,千鹤,”织姬把千鹤不规矩的手挪开:“而这位是乌尔奇奥拉先生,嗯。”
多数时候她还是称呼他本名的。虽然有时候会简称为乌尔君,但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,自己会下意识、自然而然的称他为乌尔君的呢?

又是为什么向他人介绍他时,又有些不好意思呢?想到这里,身侧的双手慢慢收拢,叠在一起。大概这是暂时的,毕竟她的经历不多;然而,她又有些不安,毕竟她也尝过酸甜苦辣。

澄澈天空里那一道道飞机云划过的弧线,犹如长长的思绪蔓延着……


6、苏苏苏苏苏苏苏


打发走了千鹤后,织姬和乌尔奇奥拉却陷入了微妙的冷场。不过,织姬还是抵挡不住内心的煎熬和挣扎,打破了僵局。
“你消失之后,我曾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。没想到,你又活生生的来到我的面前,这次我要好好看看你,我生怕、生怕下一次会再一次伤心、难过。”
她捧起他的脸庞,仔仔细细的端详他,就好像时间停止了一般。
“织姬,你因为我而如此伤心、难过,我真没想到,这证明你心里……有我。”

乌尔奇奥拉消失的第一天,想他。
乌尔奇奥拉消失的第二天,想他想他。
乌尔奇奥拉消失的第三天,想他想他想他。
忽然,女孩抽泣了起来。


7、一看就有病


“是你的错!你无情,你残忍,你无理取闹!”
“我哪里无情,我哪里残忍,我哪里无理取闹!”
“你哪里不无情?哪里不残忍?哪里不无理取闹?”
“我就算再怎么无情、残忍、无理取闹,也不会比你更无情、更残忍、更无理取闹了!”
“我会比你无情、残忍、无理取闹?!既然你说我无情、残忍、无理取闹,我就无情给你看,残忍给你看,无理取闹给你看!”
“你弄得我神魂颠倒,生不如死,现在,你还倒打一耙,你这不是无情、这不是残忍、这不是无理取闹吗?”
“可是,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好担心你啊。”
“发生这样的事,大家都不想的啊。”
“人生已如此艰难,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了。”织姬揉揉眼睛,笑了起来:“你饿不饿,我去煮碗面给你吃。”
“你有冇搞错啊?”


8、喜欢的写手的风格


地面起初颠了颠,而后又摇了摇。织姬意识到这是地震,倘若持续时间久,每走一步,都会感觉路面要陷下去。街区住家的窗户抖得吱喳作响,织姬叫着说是地震啊。乌尔奇奥拉骤然发觉,眼前的景象与他之前在的遭遇格外相似。

这种时刻,一切都该大乱,不过你看不出人们的心乱不乱,地震这事儿在他们看来,是司空见惯的事,大家还不至于疯狂逃难。就算末日来临,这里的人依旧我训练有素,从容不迫,他和她还能往哪里恶化?物价还不照样上涨?你的邮件里里不还照常塞满了电子账单?

有些东西扯不清,意愿非意愿的,理性或感官,灵与肉,首先屈从于当下。到了乌尔奇奥拉和织姬相拥的一刻,什么也别想扯清了,也永远扯不清了。

她第一个念头是,再不松手了。


9、向原著致敬


夕阳余晖,将一片血色洒向整个世界。
地震结束了。街上的人们个个恢复往常,奔向各自的目的地。
“人类,真是到最后,也出人意料的生物。”他静静的看着她。
“乌尔奇奥拉先生,我呀,有好多好多事情想做呢,想当学校的老师,想当宇宙飞行员,想开蛋糕店。”她继续让他搀着自己的胳膊。
“呵呵,人类所谓的愿望就是这个么?”
“您,难道就没有期待过什么吗?”

沉默了一阵,她抱紧胳膊。千鹤正东张西望的,瞧见他们安然无恙,才放心的走过去。
忽然间,她一秒钟也不想等待了。想象着他的嘴唇开阖,说出某些冷漠的话语来。
他攥住了她的手腕。
“ 女人,跟我走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