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糖麻薯

BG&BL杂食|不胖就是减肥

不可说。



朽木白哉少时,性暴烈,祖训严,唯不能忍,素喜武,略有成。丙辰年胧月,白哉习武,求教于四枫院家主夜一,经十余回合,未见胜负。是白哉为夜一所制,遂以剑击落蜂巢,当下大惊,失足坠至青山谷。豪雨下,众人搜寻未果,一府中皆忧。翌日五更,白哉归,毫发无伤,家主银岭问之,则曰:得贵人相救也。银岭甚异之,曰,贵人何者?白哉曰,谷底所居无名女,似有异人天资。银铃遣人规往,惟见深潭,未见人迹,甚怒之,笞一十,以此为训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——摘自《朽木世家家训》

 

 

 

 

一盏清茶,一叠糕点,孤灯长明,哈欠连天,朽木家主端坐着对镜沉吟,唉,老了,不服老不行。想当初多少贵族女子心心念着他啊,可终究敌不过悠悠光阴数十载,上了年纪,身心就容易疲乏。叹了口气,他猛地举起砚台狠狠的砸在书桌上。

 

书桌边的男孩“扑通”一记翻滚在地,随即自梦中惊醒,却还似梦呓连连:“打雷了饶命啊啊我再也不去捅马蜂窝了。”

 

家主敛了敛身形。眼前的小儿即刻回魂起身,屏息而坐,短眉拧成一截纠结的粗麻线。这让家主在感叹遗传基因是如此彪悍的同时,却不免增添几分失落和沮丧的情绪。这孩子有哪一点像他的父亲?二人相较之下,秉性、气度、心智,可真真大相径庭。

 

“白哉,我不在的这几天,你可曾天天做晨练与夜省?”

“嗯,谨记爷爷的教导,不敢懈怠。”

朽木银岭微微点头凝视着远方,由此带来的一种意外柔和的亲近感,让白哉不寒而栗。

 

“白哉,把手伸出来。”老人家的逼供神器很传统,比如手边的戒尺。

“爷爷,我说的是实话!”白哉强装镇静。

“四枫院家差人来信了。你可想知一二?”

他暗觉不妙,只是幽幽道:“哦,猫妖、啊,四枫院家能有什么事情。”

老人家自怀中取出信笺一枚,缓缓念道:“贵府白哉公子与敝府家主讨教功课,历经十余回合,未见胜负。贵公子不慎打落蜂巢,躲避不及,坠落青山谷,家主愧疚难耐,特手书致歉。”

 

“吓,这这这……爷爷饶命!”

“嗯,四枫院家寻你数日,你是如何与我说的?”

“呜呜,我再也不敢撒谎了,”男孩儿连连讨饶,“可是爷爷啊,当初我跌下山是得人相救才大难不死,您手下留情些……”

 

银铃揉了揉眉头,眼下这小儿皮糙肉厚的出乎想象,顽劣不可教,竖子不可饶,念及此他抬起戒尺,狠狠地落了下去。

“便是你福大命大我就治不了你了?”

“哇哇哇哇!”

“既然如此,明日起瞬步练习不得少于四个时辰,不足四个时辰不得用膳。”

银铃吩咐下去,仆从们屏气听得真切,也不敢懈怠。

朽木家代代都是心气甚高谁也输不起的主儿,这以后朽木白哉的瞬步进步神速,多少年后几将那四枫院夜一挑落马下,其个中缘由自是不可多说。



原文成坑了,番外倒是没落下orz

评论 ( 1 )
热度 ( 8 )

© 赤糖麻薯 | Powered by LOFTER